大栗砸_一粒沙痴汉音乐剧同好

云散月现(白云轩x明月心现代AU)


一直暗搓搓脑补这对很久了,但是粮太少了就自己产!旁友,云月了解一下伐。小学生渣文笔渣自娱自乐不喜还请轻喷
……
   白云轩把车停靠在了酒吧门口。
   她疲惫的趴在方向盘上,一天下来在医院的工作让她十分劳累。下班之后已经是晚上10点了,她匆匆找了个地方解决了晚饭。她坐在车上一条条回复着朋友发来的信息,看到了明月心打来的电话和一条简短的短信:“我在酒吧,你能来接我吗”。白云轩无奈的笑了笑,一定是她心情不好又跑去酒吧喝闷酒了。
白云轩在门口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明月心都没有出来。她开始有些担心,犹豫了一会儿,白云轩将车子停好。推开了酒吧的门,店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她觉得有些不适。目光在人群中扫视着,白云轩在吧台看见了明月心,明月心举着酒杯正和柜台后面的酒保小哥有说有笑。她大步走上前去将明月心准备一饮而尽的酒杯一把按了下去,她弯下腰在明月心耳边轻轻低语:“少喝点,这样对身体不好”。明月心被白云轩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她微微楞了一下,抬头看见了白云轩那张温柔的面庞。明月心轻轻打了个酒嗝,拨开了白云轩按在酒杯上的手,娇嗔的质问着白云轩:“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到现在才来”。白云轩在明月心旁边坐了下来,她望着明月心微醺样子。白云轩是个美人,身边永远不缺企图一亲芳泽的青年才俊。明月心却美得犹如深蓝之空上的明月,她的高傲与娇纵让旁人望尘莫及。白云轩甚至觉得自己疯了,她爱上了明月心。温柔是女人最好的手段,她便用这种温柔的姿态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明月心的底线。
  明月心见白云轩看着自己出了神,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白医生,你迟到了,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作为补偿,你得送我回家”。白云轩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她将明月心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又替她付了帐,扶着明月心送上了车。
  车才行驶到一半,明月心就靠在白云轩的肩睡着了,白云轩将车开到明月心所居住的别墅,把明月心从车上背下来,又从她的包里翻出了钥匙。将明月心送回到自己的房间内,白云轩替她盖好了被子。她低头见明月心睡得十分安稳,内心仿佛有什么渴望在驱使着她。白云轩低下头,吻上了明月心柔软的红唇道了句晚安,转身将房门带轻轻上,驱车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明月心听到了门锁的咔嚓声,她郁闷的将被子盖过头顶,纤长的手指拂过嘴唇上面还有她印着的的余温。
“这个不懂风情的家伙,居然就这么走了”

【The Tudors 都铎王朝】《母狼》

被大公主玛丽圈粉了,来摸摸公主的段子。年轻的玛丽和年幼的伊丽莎白。傲娇的大公举ww玛丽抱着伊丽莎白那段特萌,小伊丽莎白姐姐一抱就不哭了。以及玛丽黑化中ing…
依旧渣文笔,ooc甚入
| 玛丽醒来的时候,抬头望了望窗外。窗外面是灰蒙蒙的一片,她翻身起来穿好衣物像往常一样在耶稣像前祈祷,屋内摇曳的烛光将她憔悴的面容映衬的更加苍白。但门外却传来一阵哭闹声“可怜的伊丽莎白,她又开始哭闹了”她想到,自从安·博林从后位上被踹下来之后。宫里的风向开始转变所有那些围在王后身边阿谀奉承的人如今却在大肆谈论王后是个怎样放荡的女人,更有传言说伊丽莎白并不是国王亲生的孩子而是安·博林和她的情妇所生。没有人会去同情伊丽莎白,一个从娇宠公主位置上跌落下来的孩子,就像玛丽当年那样。从高高在上的公主瞬间变成了下贱的私生子,被人嘲弄,被父亲所唾弃。玛丽走向前去,看见坐在椅子上哭花脸的伊丽莎白。她有些幸灾乐祸的说到;“可怜的伊丽莎白,你已经不再是公主了。很快你就会被赶到乡下去,你也许再也见不到你的母亲了”伊丽莎白听完没有停止哭泣反而闹得更凶了,她也许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她还是个孩子。但在伊丽莎白长大后的日子,她学会了隐忍。玛丽看着伊丽莎白心里开始有些难过起来:“我不应该同情伊丽莎白。”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起身抱住了伊丽莎白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她,很快,伊丽莎白停止了哭泣小小的脑袋埋在玛丽的脖颈处。“玛丽小姐,你在这里做什么。”玛丽放下伊丽莎白;“她一个人在这里,哭个不停我只是在安慰她”女官随即回道;“马上我们要带伊丽莎白小姐回到乡下去,这是国王的命令”女官牵着伊丽莎白的手准备离开,伊丽莎白挣脱了女官的人抓着玛丽的裙子小声问道;“我还能见到你吗”玛丽看着被强行拉走的伊丽莎白,也许会,也许再也不会了。我可怜又可恨的妹妹呀!
刑场上
安·博林的头颅被锋利的剑刃砍下,玛丽站在远处嗅着空气传来的一丝丝血腥的气味。就像一匹见了血肉的母狼一样想要将那些肉块吞食干净,一丝肉渣也不剩下。那些活生生的肉块便是这些敌人异教徒那些新教的信奉者,但殊不知最终登上是那身披荣光的群狼之首。

所以一粒沙要怎么撩妹??(黑人问号脸)

「新世界的大门」伊丽莎白×歌剧魅影段子

看到某位童鞋的拼图之后大概脑洞大开一下摸个段子(doge脸)伊丽莎白x克里斯汀。时间架空,文笔渣不喜轻喷。ooc脑洞慎入
巴黎歌剧院今晚将迎来一位贵宾。
早在伊丽莎白皇后来到法国的前一天,法国的各大报刊到处报道了奥地利的伊丽莎白皇后出访法国的消息。而百姓们却只对皇后的容貌产生兴趣,传说这个女人美若天仙,所有见过她容颜的人都会为之倾倒,可是这位奇怪的皇后却总是拿着一把扇子遮住自己的脸,不愿去见任何陌生人
克里斯汀有些紧张,她的声音开始有些微微颤抖。但是她明白自己必须要保持镇静,克里斯汀的目光看向歌剧院上方那个最豪华的包厢,伊丽莎白皇后端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的舞台。她的女侍从官费斯特蒂茨夫人在心里感到十分奇怪:皇后陛下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以往陛下总是呆了不到三十分钟就会离开。这次她居然一直坐到现在还不为所动,这可真是令人惊讶!费斯特茨夫人扭头看向身旁的伊达,伊达是皇后陛下最信任的侍女官,同时也是是最了解皇后陛下的人。此时伊达脸上露出了难以言喻的表情,费斯蒂特茨夫人心里开始不安:哦!我的上帝,皇后陛下该不会对这个年轻的女戏子产生兴趣了吧。而伊丽莎白接下来的动作更加证实了费斯特蒂茨夫人的想法。只见她挥了挥手喊来身后同行的一个侍卫;“请去帮我准备一束花要红玫瑰,谢谢”侍卫弯腰退下;“好的陛下,请稍等”伊丽莎白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克里斯汀身上,她的眼中开始流露出一股爱慕之情。伊丽莎白丝毫不会拒绝漂亮的女人,对于美丽的女人面前她总是会毫不掩饰展现出不自己的爱慕之情。往往这种爱慕之情会引起嫉妒和维也纳宫廷里那些流言蜚语。
表演结束后,克里斯汀换下了厚重的戏服,披上了一件白袍绣着精致蕾丝的睡衣。好友梅格激动的跑过来握住克里斯汀的手;“你的表演真是太棒了,看到了吗。观众都在为你欢呼,我想那位皇后也会很满意”这时剧院经理匆匆忙忙跑过来;“我的天哪,克里斯汀小姐。皇后…伊丽莎白皇后她想要接见你!”克里斯汀不可以思议的看着经理;“皇后想要见我?!”此刻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请问克里斯汀·戴耶小姐在吗,伊丽莎白皇后陛下想要见您”经理大步走上前去开门随即对伊丽莎白行礼;“是的陛下,她在”经理对克里斯汀招招手,梅格示意把克里斯汀推到皇后面前。克里斯汀十分不安的看着伊丽莎白,她慌忙弯腰对皇后行礼。伊丽莎白扶起克里斯汀柔和而轻声的说到;“您的表演真是太棒了,克里斯汀小姐,这束花给您,请您接受我的谢意,今晚您的表演真是太棒了”伊丽莎白从伊达手中接过白玫瑰递给克里斯汀,娇艳鲜嫩的花瓣上撒着些许水珠。克里斯汀有些不解的看着伊丽莎白,面对皇后的夸奖她有些不知所措。伊丽莎白拉住克里斯汀的手:“非常高兴能看看到您的表演,您让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希望下次依旧能看到您的表演,亲爱的克里斯汀”随后转身离开。克里斯汀望着伊丽莎白渐渐远去的身影,心里似乎也起了一丝异样她觉得自己被这个美丽而纤弱的女人给吸引住了,她轻轻抚摸用来捆住那束玫瑰的丝绸带子…身旁的梅格还想激动说些什么还没开口被经理推了出去;“好了,现在让克里斯汀小姐好好休息”